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文化 >
聆听“涟水谣”:此岸悠扬,彼岸花开
发布日期:2021-11-01
聆听“涟水谣”:此岸悠扬,彼岸花开

聆听“涟水谣”:此岸悠扬,彼岸花开

——读刘克邦最新散文集《涟水谣》

文/贺有德

手捧湖南省散文学会主席刘克邦(群里人称“邦哥”,何其亲民也)散文集签名本《涟水谣》,或许因为多年来一直写散文,又或许因为寓所在涟水风光带,还或许因为温情流淌的题签,感觉格外温暖、亲切。

我与“邦哥”至今不曾谋面,“相识”于湖南省散文学会作者群。观其貌(头像和图片),慈眉善目,知是菩萨心肠一派;听其言,朴实无华,知是平易近人一辈;读其文,淳朴率真,知是不事雕饰一路。“邦哥”是我们这群精神贵族的“带头大哥”,每次露面,群情振奋。《涟水谣》面世,“邦哥”再低调也不行了,会员们纷纷抢购,一睹为快。

书,大地般厚重;文,大地般淳朴。怀着敬畏,放置案头,展卷品读,掩卷沉思,在质朴率真而又细腻丰厚的“涟水谣”里阅览尘世众生,品味悲欢离合,“涟水”此岸——彼岸,彼岸——此岸,卷起巨澜,奔腾不息。

全书分为六辑:“流年缱绻”“旖旎山水”“心灵亮光”“记忆犹新”“人生品味”和“读有所感”,前三辑叙写逝水流年触动心灵的难以忘怀的人和事,议论辅之,画龙点睛;中间两辑夹叙夹议,如王跃文主席所说:“颇有《世说新语》笔法,记录真事,不做褒贬,讽喻自见。”最后一辑为评论性文字,精选八篇,书评、发言、讲座皆有。六辑42篇,不拘一格,各有精彩。

在《涟水谣》里,长文好似“苏海韩潮”,长风巨澜,风云激荡,多震撼焉;短文则如唐诗宋词,离情别绪,豪放婉约,有深意焉。或长或短,不忍释卷,究其原因,诚如著名评论家雷达所言:“刘克邦的散文,如一条富于生命活力平淌的河流……具有对现实感情和现实精神的深切关怀。”

《涟水谣》是长文,前有引子,后有尾声,中间九节,结构严谨,而又洋洋洒洒,叙写了一个男人“他”和两个女人——湘乡的“她”和黔城的“她”——的命运纠葛:湘乡城里,涟水河边,“全凭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“他”和“她”走到了一起。可惜一个传统得有点古板,一个“豪爽、潇洒、活泼”“性格迥异、情趣不同”,几年相处,“貌合神离”,“她”恪守着“三从四德”,“他”开始出门闯荡,去了“遥远的大湘西黔阳支教”,遇到了毕业于省立芷江师范回乡任教的“她”,“虽然心存顾忌”,还是隐瞒婚史走到了一起。真相大白,同样的恨——恨“他”无情、背叛,却是不同的恨法,一个哭闹,一个隐忍。但哭闹的其实牵挂着身陷囹圄的“他”,隐忍的却是留下最后的“情书”、带着女儿走了。最后的结局是:黔城的“她”38岁英年早逝,湘乡的“她”另组家庭,回来看望“他”和黔城的“她”的儿子……忠诚与背叛,守望与逃避,个人与家族,历史与现实,剪不断,理还乱,感慨系之!涟水河边上演的“爱恨情仇、悲欢离合的人间活剧”,那个苦命孩子年过花甲时哼起的儿时的歌谣——“涟水谣”,谁能说得清?谁能解得开?

短文如《董师傅》写的是小人物——董师傅,小事情——打的,大小城市平常不过的人和事,却写得有起有落,有血有肉。全文笔触细腻,语言朴实而简洁,诙谐而生动,形象而贴切;以人物对话贯穿全文,幽默鲜活,出租司机董师傅既朴实、善良又坚韧、豁达的硬汉形象跃然纸上,活灵活现。行文笔触有广度:董师傅无疑是进城谋求生存群体的一个缩影,以“点”带“面”,有立体感,全方位辐射开来,将“的哥”群体的生存状态真实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;更有深度:且不说众生皆苦,可生活的艰辛,尤其是小儿子卷曲在后座熟睡的细节,是“痛点”,生生扎痛了读者的心!在作者笔下,劳动者的淳朴,艰辛的生活,那是平凡之中孕育的真善美,让读者顿生敬畏之心!小中见大,视角独特,而这样的价值取向,同样令人心生敬畏!

“邦哥”位居高层,却能眼光朝下,深情关注底层,关注底层人物的命运悲欢,进而彰显人性的光辉。与此同时,既有鲜活的生活气息,又有鲜明的时代气息。因其人也淳朴善良故其文也朴实厚重。眼中所见,笔下所写,其人其事,一个个,一件件,尽是尘世众生相。这些人,这些事,也曾在我们眼前、我们身边出现、发生,我们似乎司空见怪,乃至习以为常;可在刘克邦眼中、笔下,款款深情,娓娓道来,便如大地般深沉厚重,有快感,更多的是痛感,酸甜苦辣,喜怒哀乐,交响乐似的,民谣似的,缓缓流出,感人至深,更引人深思,众生百态,人事艰难,无不直抵人心深处,在此岸,至彼岸,风云激荡,乃至让人潸然泪下。

王跃文主席曾为“邦哥”获奖散文集《金秋的礼物》撰写授奖词,其实用来作为最新散文集《涟水谣》的解说词,同样恰当:“刘克邦的散文以最质朴率真的笔墨,还原日常生活的丰厚质地,发掘平凡生活中的温暖诗意,讴歌寻常人物心灵中的真善美。他的散文是对生活的温情触摸,有对人性的细腻描写,有对人生的宽容理解,有对伦理道德的敬畏与坚持,表达了人类对美好与温暖的永恒追求。”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浅谈石化销售企业文化建设
下一篇:没有了